搜索 搜索
  • 观看历史
  • 发布作品
  • 任务
  • 未登录头像

老北京最牛逼的脏串儿,除了熟人带,没有任何方式能吃到它!

收藏 点赞 礼物
点赞 4
江湖米麒麟

我吃串儿的时候最容易想起王啸坤

一个撸串儿喝酒,

歌里写人生的北京爷们儿


说实话,我之前吃脏串儿的次数真的是数得过来的(因为每次吃完都拉肚子)。但是我看到这家的第一眼就 “挖槽” 了!这脏串儿简直是那种 “不去会遗憾终生、更会痛不欲生” 的惊艳!堪称 “京城黑暗料理界的头牌”!所以不论看起来多 “惊心动魄” 的 “脏”,我还是下定决心去拔草!


只是立了一个 flag :

“如果吃完拉肚子,再好吃都不能写”

结果没有拉肚子)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是 “八杆子都打不着” 的 “非写不可” 的理由:四月马上就要见底的时候,三里屯的 “脏街” 被拆了 。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触动挺大的。


毕竟这意味着,以后的好吃的 “脏儿店” 可能会越来越少,直至消失。就像 2016 年夏天动静很大的一次露天烧烤摊整治,把北京很有名的脏串儿都被一网打尽了。


“吃得安全”,无可厚非,但更多人是在 “吃” 感情。这种 “感情”,就像一种偏执,越 “脏” 就越 “难能可贵”。《三城记》里收买华的一句台词,最是应景:“人生逆旅,战火连年,命运收买我,我收买破旧”。


很多 “感情” 也都是吃出来的。一起喝咖啡和一起吃烤串儿的感情也是不一样的,就像是 “朋友圈” 与 “老同学” 的区别,一个共富贵,一个同患难。所以我每次路过烧烤摊儿,都会吸一下鼻子,不是闻烧烤的香味,而是在怀念以前一起在学校门口吃烤串儿的老同学。


记得刚毕业的时候,经常不经心地说 “再见”,可是近几年才发现,有很多朋友说了 “再见” 以后,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但是那家老串儿店还在,就总觉得有久别重逢的理由。因为你可以一个人吃饭,可以一个人涮火锅,却没有人可以一个人撸串。尤其是到了夏天,周五的晚上,还在北京的哥儿几个总是是会不经意地拿起电话招呼:


“晚上撸啊,不撸不散!”


常年吃串儿的朋友也知道,北京的烤串儿是分区域的:北京烧烤最火的几个商圈构成了撸串儿的金三角,顶点分别是中关村、双井和望京,三角内的南锣鼓巷、簋街等都是出名的旅游必去之地,此外还有亚运村、北太平庄、三元桥等可以撸串。而且每个人都有一家拿的出手的串儿店,并自定义为 “全北京最正宗的羊肉串儿,你绝对没吃过”。


今天我推荐的这家,就是跟朋友来的,吃过之后欣喜若狂,打算夏天的时候就用它来呼朋唤友



这家店名叫 “金钟烤肉城”,但到了店里你就知道是老板在吹牛逼了。因为并没有 “城”,说难听了,这里顶多算个 “窝棚”。“窝棚” 你懂吗?不懂我也不解释了,反正到店你就知道了(营业时间 17:00-24:00)。


路线是朝阳路红庙路口往东华商大厦对面庆丰包子那个小胡同进去右手边,并没有门牌也没有灯,更没有味道的指引,基本上完全凭吃货的个人悟性。


但我怎么可能忍心看你在大马路上徘徊不定,所以我给你拍下来啦!其实就是上图右面 “烟酒” 招牌再里面一点儿的一条暗巷里(巢酒店对面),你要是还找不到,就站在那个公交站附近问问人,“金钟烤肉城在哪里?”,问岁数大点儿的,没有不知道的。(但其实没有理由找不到,因为门口都是排队的,并不是聚众闹事的)


路边是可以停车的,但晚上吃货扎堆的时候车位少,就不太好停了。所以建议你公交过去,绿色出行,万一你撸高兴了想喝两杯呢?

对,没错,就是这里,没时间解释了

你快进去吧,不然排不上队了!


反正最后我还是没有挤进去,

只能在门口的巷子里的支一个桌子,

连灯都没有的,那冒亮儿的是我的备用机。


这就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等到的马扎


这地方你虽然看着脏,但实际上只是环境脏,食物可一点儿都不脏的。不但不脏,还很讲究,而且周围甚至没有任何烧烤烟味。我觉得这主要该归功于这里的烧烤炉上的排烟设备,真的是看起来相当高级。不像其他大排档到处都是灰尘油烟,但我真的说不出来这烧烤炉的 “学名儿”,八成是老板金钟自己改造的(你要是知道可以留言评论,广而告之)。



听朋友说,这家脏串儿开了小 20 年了,金钟从‘小青年儿’烤到儿子都 17 岁了。服务员也应该是老板娘和亲戚,客人虽多,但每桌都能招呼好,很周到。朋友还说,“你一定要吃金钟烤的,老板娘烤的就是差点儿意思!”


你们问金钟烤串儿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直接给你上动图吧!

(视频在 @Low 版米麒麟 微博里)


众所周知,一个好的烤串技术包括:切,穿,翻,撒


切是切肉:切成片,方块都是不合格的,正确的应该是切成大小统一的菱形块;穿是穿串儿:穿串要求肉于肉之间不能有缝隙,每串穿肉的长度一样,而且这个长度要跟炉子匹配,炉膛有多宽就穿多长,这样烤串时候竹签就不容易黑和断;翻是翻串儿:烤串翻串,最好一批一批地翻,一次到位,而且翻串的频率要掌握好,太频则串不容易熟,太慢则容易烤糊。每次翻串完成后,还要整理一下肉串的位置,上下对齐;而撒料:就要求撒料的顺序要对,而且要撒的均匀。


老板金钟熟练地在烧烤炉上操作着这一切,看得我口水都流下来了,他却突然就拿上来了两个吹风机,开始 “呜呜呜” 地吹串儿!


当时我保证我都懵逼了

“吹风机式烧烤” 你见过吗?


这个就 “厉害了” 我跟你讲!被风吹过的串儿,烤的有滋有味,不但肉质新鲜紧致,还外焦里嫩!真不知道咋形容了!反正我保证你吃过了吹风机烤的烧烤后,会意识到,“一个没有吹风机的烧烤摊不是一个好烧烤摊! 才会有资本跟串儿友吹说:“如果你吃的烧烤没有配吹风机,那绝对不是顶配!”



而且金钟在烤鸡翅的时候还会特意用签子插透鸡翅,几下可以更入味儿还保持鸡肉的鲜嫩,他胸有成竹。


还有不得不说的是这里的炒田螺!真的是炒的我非常满意,小时候在乡下吃过的就是这种感觉,每只田螺的尾巴都被细心地剪掉了,食客可以非常轻易地拨出田螺肉,而且这田螺肉不但鲜香入味儿,紧致又劲道,完全没有大排档脏串儿里那种 “淤泥” 般的口感。


那个烤虾也是绝了!完全想不到那么便宜的价钱能吃到口感那么鲜嫩的虾,还有各种肉筋煮花生也是,你一定要尝尝的,这是我的最爱。总之一切都恰到好处地好吃,吃到根本就停不下来,简直是堪称 “京城黑暗料理界的头牌”


下面我随意传几张 “必点菜” 的成品图给你看看,你随意馋馋就好。

(哦,对了,这里要自己手写菜单)


撸完串儿,散场回家,一个人躺在床上回味着烤串儿的味道和火候。却不经意恍惚,自己爱上的真的是那家店的味道吗?虽然那家味道真的非常好吃,但好像其实有时候 “菜的味道” 也并不是我非去不可的理由。


甚至可以泛泛地讲,大排档好吃的脏串儿现在吃着都一个味儿的,不管是保利的老李,北苑工行,望京小腰,北太桥下,小西天牌楼,好像都一样的。


串儿店里也是,五湖四海,什么人都有。但看一眼,你就知道。其实来这家店撸串儿的人和你一样,然后相视一笑。


凌晨三点,夜色撩人。


 餐厅信息 

餐厅名称:金钟烤肉城

餐厅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

慈云寺 12 号楼甲上巢酒店对面(红庙巢酒店旁边)


 / 本 / 文 / 作 / 者 /


收藏 3收藏
分享至

相关文章

相关美食